温州东瓯男科医院 > 护理园地 >

国家卫计委联手教育部多措并举让儿童病有所医

  今日,国家卫计委和教育部表明心迹:即便没有数据证明新近儿科诊疗出现井喷的状况,两部委仍决定长短结合多措并举解决儿科医生短缺问题,用以回应公众连日来对此的深切关注。这些举措包括加强儿科医生的培养以增加服务供给、完善薪酬体制以提高职业吸引力等。

  据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介绍,目前,我国0~14岁儿童总人数约2.3亿,占全国总人口数的18%。医疗机构儿科执业(助理)医师数约为11.8万人。每千名0~14岁儿童儿科执业(助理)医师数为0.53人,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(美国、加拿大、日本3国每千人口儿科医生数为 0.85~1.3人),儿科执业(助理)医师存在较大缺口。

  此种现实造成了儿科医疗服务普遍的紧张局面。据统计,儿科执业(助理)医师日均承担的门诊人次数约为17人次,是其他执业(助理)医师工作量的 2.4倍;年均承担的出院人次数近200人次,是其他执业(助理)医师的2.6倍。此一局面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施行将更趋于严峻。

  另外,去冬以来,媒体对儿科一号难求进行了连续的大范围报道,使得社会各界皆为之忧虑。国家卫计委迅即进行了多方调研,尽管并未证明这种忧虑有其特殊的状况,甚至儿科病床使用率较以往同期还有所下降,但是人们的忧虑仍在传染、加深。儿童“病无所医”的惶恐已经在部分地区出现。

  事实上,在近距离考察儿科医院时,人们很容易发现短缺的“病因”:儿科具有职业风险高、薪酬待遇低、医患矛盾多、工作时间长、负荷重等特点,长期以来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和薪酬待遇与其职业特点不相符,儿科医务人员流失较多。若再向源头深究,有人即指明,1998年,教育部调整高校专业目录,“儿科学”就调整没了,这就使得儿科医生成为无源之水,埋下了今日的祸根。

  今日,教育部高教司农医处处长王启明称,当年专业调整并非是将大学本科儿科专业取消,而是将之并入临床医学专业。这既是遵循国际惯例之故,也是符合医学人才培养规律的选择。况且,从实际看,2015年,可以作为儿科医生来源的临床医学和中医学的招生人数已经达到了9万人,足以表明其来源不是问题之所在。“我们也进行过专门研究,从反馈意见看,当前儿科医生缺乏吸引力,医学毕业生不愿意入此领域。”

  尽管如此,教育部已经同意支持中国医科大学、重庆医科大学等8所高校举办儿科学本科专业,并将于今年7月开始招生。同时,教育部要求38所高水平的医学院校增加研究生儿科专业招生数量,力争到2020年达到在校生1万人。另外,根据卫生计生行业部门对儿童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的规划,教育部将儿科学专业化教育前移,力争到2020年每省(区、市)至少有1所高校举办儿科学本科层次专业教育,促进院校教育与毕业后教育的有效衔接。

  国家卫计委也拿出实招:大力开展儿科专业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,在“十三五”期间,将儿科专业的招收规模从每年4000人提高到5000人,并且随着儿科岗位吸引力的增强,进一步扩大之;在今年启动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试点时,优先考虑儿科发展需求,面向未来,着手培养一批高水平的儿科专科医师;持续深入做好儿科专业继续医学教育,动员组织重点儿科医疗机构加强进修教育、远程培训,重点为中西部地区培训一批儿科骨干人才,减少儿科疾病从中西部地区向东部地区跨区域就诊人数,减轻群众看病负担。

  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副司长金生国称,“通过综合施策,到2020年,我们力争使儿科医师达到14万人以上,每千名儿童拥有的儿科医师数达到0.6人以上,更好地适应人民群众对儿科人才队伍的需求。”

品牌文化

温州东瓯医院创建于1995年10月,迄今为止已经建院22年。医院所处的鹿城区在东晋时期因"白鹿衔花"而得名,浙江省第二大江瓯江穿城而过,东临华盖山的东瓯王庙,环境优美,交通便利。温州东瓯医院在院长陈超英的……【详细】

  • 8:00 – 21:00门诊时间 365天全年无休
  • 0577-8891291124H 免费咨询电话